“大个子哥哥”玩历史 寻访玩家

时间:09-07/2018 21:50 | 点击次数:

“大个子哥哥”玩历史 寻访玩家

“大个子哥哥”玩历史 寻访玩家

    主持人:YMG记者 曲彩云摄影报道

  热线电话:18053576722

  他是一名历史老师,更是一名把历史玩出花来的专业玩家。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们爱上历史,“历史不是枯燥的,而是有趣的,有着勃勃的生机。”这是他希望孩子们从心里来认同的。他是滕朝阳,曾经在烟台某中学执教过的历史老师,如今致力于带孩子们在“花样历史”的学习中,体验文化遗产之美。

  说书老先生启蒙了他对历史的兴趣

  滕朝阳1987年出生于日照一个小乡村,夏天纳凉时说书先生的故事启蒙了他对于历史的兴趣和热爱。那时村里有位老先生,每逢夏天大家出门纳凉的时候,就会在众人的围绕中说起三国的故事。在信息相对闭塞的农村,娱乐活动非常少,能够获得课本以外知识的渠道也很少,老先生说书,无疑填补了农村的这一空白,男女老少都喜欢在天擦黑后聚到一起,津津有味地听老先生讲故事。时隔近30年,老先生讲过的故事在滕朝阳的记忆里已经渐渐模糊,但当时的场景和对他深深的吸引一直镌刻在心底。
  上学以后,农村的生活逐步转好,娱乐方式开始多元化,说书老先生年龄大了,不再说书,但滕朝阳依然经常去老先生家里看望他,那是一个忘年交的故事,在乡村的田野和炊烟中酝酿发酵,一直到滕朝阳大学时老先生故去。得知老先生仙去的消息,滕朝阳感觉心底有一个地方尖锐地疼痛后被封存,他知道,这也是一份历史。滕朝阳说,每一个人的故乡都有这样的老先生,他们能说会写,启迪着儿童的智慧,教化着乡邻。他们的故去,也标志着一代“乡贤”的远离。
  上高中时,滕朝阳成为历史课代表,这个时期,滕朝阳认为自己还谈不上热爱历史,只能说学得比较好,让他被老师喜欢,自己也有成就感。从在烟台读大学开始,滕朝阳才开始用专业的态度来对待这门学科,尤其毕业后进入烟台的中学执教历史,让他对历史的研究不仅仅停留于兴趣和热爱,他认为自己还有一种使命,让孩子们也能去了解历史、热爱历史,起码能清晰地知道自己所生活的城市都有哪些历史故事。

  曾环渤海湾骑单车宣传胶东文化

  2011年7月24日,在经历了12天单车骑行2000多公里的环渤海湾旅程后,滕朝阳从大连乘船回到烟台。这已经是滕朝阳第三次单车旅行了,环渤海湾旅程的主要目的是宣传胶东文化,他的这一行动被多家媒体报道。
  7月12日从东营黄河口出发,滕朝阳和同伴一行两个人,带了些简单的物品;13日,垦利、利津、沾化、无棣,120公里的骑行,到达了河北沧州的黄骅港;14日,在经历两次爆胎,目睹4起车祸后,滕朝阳一行到达天津;17日到19日,在经过河北后,滕朝阳一行进入了辽宁;22日,来到最后一站———大连……旅行最终的目的是用心看,最终的收获是用心看到的东西,把这些东西留在脑海中,留给自己的人生。“在天津主要到博物馆和一些展示民俗文化的地方,感受‘老天津’那种悠闲的气息。遗憾的是,没能看到南戴河和北戴河,这也是这次旅行中的一个缺憾。每次到一个地方停留,滕朝阳都会跟当地老百姓介绍胶东文化,介绍胶东历史。除了宣传胶东文化,他也十分关注那些原本只在文字和想象中的当地的遗迹,但让他遗憾的是,很多老建筑在逐渐消失,“历史上,胶东和辽东的海防曾经是一个体系,辽东的一些海防机构遗址,我一直想亲眼看看,只可惜,这些遗迹今天已几乎看不到了。”滕朝阳认为,能让一个城市和其他城市区别开来的,就是蕴含着这个城市历史内涵的一些东西,比如特色老建筑、独特的风俗等,这些就像一个城市的名片,只可惜这些特色都在慢慢消失。
  在此之前,滕朝阳曾单车环游胶东半岛,加上途中的周折大概能有1200多里路。滕朝阳途中写了一万字左右的单车日志,拍了1000多张照片。滕朝阳用一段话解释像他这样一个普通历史教育工作者为什么进行自虐式的单车骑行:“今天的生活不是突兀的,而是过去的继续。要分析当下生活中哪怕最简单的一个现象,破解一个小小的命题,有时就少不得要翻出百年陈账。”他说,一个历史教育工作者要翻现实生活的陈年旧账、采用与大自然亲密摩擦的手段、亲历强烈的地理空间转换、让自己的心灵变得缜密而敏感,从而让自己的双眼看得比生存稍微远一点。
  而滕朝阳的首次单车寻访历史之旅,是重走明代朝鲜使臣进京路线,这也是他的大学老师给他的建议。2010年7月24日滕朝阳出发,顶烈日骑行十日至济南黄河大桥,完成山东段行程,一路采风搜集史料。此行令他在网络上成为英雄。也正是这趟行程,更加坚定了他单车环游半岛的决心。

  用小切口作为钥匙打开浩瀚历史的大门

  2012年,滕朝阳赴北京某中学工作,2015年滕朝阳辞去工作攻读历史专业研究生,二年级时利用业余时间到北大附中教育集团授课,三年级时成为国家博物馆的志愿讲解员,在“大美木艺”展厅讲解明清家具,还参与过“大英博物馆一百件文物世界简史”等社会教育活动,也参与了一些中小学社会综合实践课程的研发。今年研究生毕业本已定居北京的滕朝阳重返烟台,准备研发历史、文化遗产主题的研学旅行课程。促使他做出这一决定的,是长期以来他对烟台文化的研究以及希望更多人爱上烟台爱上大海爱上文化的初心。
  “烟台市博物馆在今年春节期间搞过一次特别的展出———神奇动物在哪里,讲的是中国文物中的一些动物形象,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展,如果在北京会有很多孩子去看,但烟台孩子去得很少,博物馆的冷清和商场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博物馆收藏了知识和美,是大家应该经常去的地方。”滕朝阳思索为什么烟台的孩子不喜欢去这么好的地方?他想,或许是知识的传递方式出现了问题,不能够被孩子们接受。“比方说这样的展出配上一些有趣的讲解或者活动,是不是会更加吸引孩子?”滕朝阳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些有趣活动、讲解的创意者,打开孩子身上潜藏的热爱历史的开关,引导他们了解、热爱自己生活着的这片土地。“我希望以后大家对待博物馆像对待风景名胜一样热情,对待博物馆里的学习像学校里的学习一样虔诚,一家人在美和知识的殿堂中放松身心,提升品位,在玩中让孩子学到更多的知识。”在滕朝阳心目中,一件文物蕴含着比课本上多得多的知识,如何欣赏一件文物,欣赏一栋中国古建筑,是老师们应该教给孩子们的。“如果在这次展出过程中提供更多文物背后的故事给大家,激发孩子们学习和探索的兴趣,比如根据这个展设计几个课题出来,比方根据大象的形象设计一个课:大象的退却,让孩子们了解在古代咱们烟台也曾经有大象生活,哇,孩子们就会很好奇,这就能迅速聚拢孩子们的注意力。你再告诉孩子们后来随着气候的变化、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大象的生存空间遭到挤压,慢慢地就退却、消失了,这就不仅仅只是一个课程或者一个故事,而是把大象作为一个小切口,像一把钥匙一样,打开一扇门,这扇门里收藏着大象和中国物候的变化,表现中国生态的变迁。再可以启发孩子们来说出他们所了解和大象有关的词语,比如盲人摸象、曹冲称象,你可以引导孩子去想象故事之外的东西,利用身边事情引发孩子们的深入思考和探究。”滕朝阳认为,提出一个有价值的问题比获得一个有价值的答案更为重要,这就是让孩子学习历史、热爱历史的意义,让孩子懂得思索。

  “大个子哥哥”秒杀导游

  滕朝阳回烟台,还有一个触动点,是因为很多烟台人并不了解烟台。“端午前我计划设计端午三天带孩子到烟台研学,但研学群里有老家在烟台的妈妈说烟台没有什么可看的,也没有什么可讲的,这就让人很吃惊,烟台人没有城市自豪感,认为烟台不值得一提。其实烟台有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值得提的东西太多了,但我所接触的很多烟台人,让他们介绍一下烟台,他们不知道该说啥,这是因为没有注重开发烟台历史这座宝藏,或者说开发得并不够。”虽然老家不是烟台,但在烟台上学、工作过,如今家也安在烟台的滕朝阳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烟台人,自打来上学那时他就爱上有“仙道文化”、“海洋文化”等历史文化底蕴的烟台。“希望我的研学课程能深度挖掘烟台的历史宝藏,让那些守着宝物睡大觉的人也能醒过来,认同自己生活的城市,有地域自豪感。”
  为此,滕朝阳还曾经和青年相声演员做过跨界知识秀,沙龙式的分享“都城里的烟台”,寻找都城里的烟台元素。在玩历史的过程中,滕朝阳常常会收获豁然开朗的惊喜:“咱们现在宣传的仙境海岸、‘鲜’美烟台,是因为咱们烟台神仙文化浓厚,可是为什么烟台地区神仙文化如此浓厚呢?这是滕朝阳以前一直在思索的问题。大学时,滕朝阳看到陈寅恪写的一篇文章《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讲的就是咱们这里为啥有这么多神仙的气息,给了我很多启迪。”这让滕朝阳如获至宝,多年的困扰一朝破解。
  慢慢的积淀和对历史不同视角的发现让滕朝阳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朋友都很喜欢听他“讲故事”,甚至出去旅行时,团友们都喜欢让孩子跟着滕朝阳而不是导游,因为这位“大个子哥哥”能给孩子们讲出不一样的故事。信息的迅速传递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同质化,只有有着鲜明地域文化的东西,才能让大家记住一座城市的与众不同,让你的城市区别于其他城市,“当我们深入了解了我们本地的历史文化资源之后,在我们走出去或者有外地朋友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自豪地给他们介绍烟台,而不再会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历史不是枯燥的,而是有趣的,有着勃勃生机的,滕朝阳玩历史的新目标,就是让人人都能“说”烟台,让孩子们从心里认同本地文化,产生自豪感、自信心,让每一位走出去的烟台人都可以骄傲地说一句:俺似烟台银(我是烟台人)。
  滕朝阳的“小目标”是,建立一套完整的海洋文化主题的研学课程体系,让烟台成为面向全中国的海洋文化研学基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