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华园|vol.7 见证历史的五号楼

时间:08-11/2018 05:24 | 点击次数:

它具有20世纪30年代早期岭南建筑流派的现代风格,又是中外混合式建筑风格的杰出代表作之一,它就是位于华南理工大学五山校区衡山之巅 ,与百步梯上的12号楼遥相呼应的五号楼,本期《口述华园》,我们一起走近五号楼。

口述华园|vol.7 见证历史的五号楼


从文体中心向衡山上走去,在衡山之巅,一幢独具特色的20世纪30年代的老建筑映入你的眼帘,它就是我校五山校区的5号楼,也是原国立中山大学的文学院大楼。它与百步梯上的12号楼,即国立中山大学法学院大楼遥相呼应,一左一右,体现了旧时代的“左辅青龙山、右弼白虎山”的规划建筑思想。5号楼具有20世纪30年代早期岭南建筑流派的现代风格,又是中外混合式建筑风格的杰出代表作之一,也是广州市政府2002年7月公布的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
这座红墙绿瓦、古香古色的5号楼,是由岭南近现代著名建筑师郑校之设计,广州大来建筑公司承建。于1934年10月动工兴建,1935年11月建成,楼的建筑面积3530.9平方米。全楼框架结构,仿中国古典建筑,采用钢筋混凝土仿木构大屋顶,绿琉璃瓦绿屋脊,红墙钢腹窗,而非传统的青砖木窗。主体部分高3层,两翼为2层平顶,出小挑檐。全楼由台基、柱梁构架、屋顶3部分构筑。5号楼的屋脊上不置仙人走兽,而是设置了凤鸟和鸟翅在上面,这也是5号楼与学校其他老建筑的不同之处。全楼外墙所用条砖都经过砍磨加工处理,使墙面光洁、细腻与平整。除12号楼即法学院外墙装饰也用了这一手法之外,校园内其他老建筑物外墙再没见用这种装饰法。同时,5号楼以红砖铺砌出赏心悦目的3款53个拼花图案,以求得外立面整齐与丰富的视觉效果。

口述华园|vol.7 见证历史的五号楼


5号楼层脊不置仙人与走兽,却放凤鸟与6柄一组鸟羽翅随后,古法规定走兽数目须为单数,此处却是双数鸟羽毛。但顺着垂脊望去,3只雏鸟正蹒跚趋向母鸟,脊上琉璃瓦件仍是单数,合乎旧规:除京都皇宫太和殿可以用满10个走兽外,其他建筑最多只能用9个。盖古代以奇数为阳,偶数为阴。阳数以9为尊。5号楼建筑设计者与传统开了个善意的玩笑楼。
再看看文学院楼前两层的门廊,正门4根大棱柱独具西式风格。如果你再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4棱柱上端,绕柱勾画有山炮和单、双翼活塞螺旋桨样式的飞机、航空炸弹等武器的轮廓。它也反映了自辛亥革命以来许多知识界人士与社会民众,呼吁教育、科技与工业救国的热切心声,以及当时中大谋求创设兵器、火药、航空及造船等学科与工程系的夙愿。

口述华园|vol.7 见证历史的五号楼


稍不留神,这款山炮、飞机与航空炸弹的彩绘就从眼皮下一掠而过
看到5号楼棱柱上武器的勾画,表明5号楼不仅建筑特色令人赞叹,它更是革命历史的见证。5号楼经霜几十年,恰似一幅革命历史画卷,与校园内同时代其他建筑相比,更深刻地见证了过去的社会风云。

口述华园|vol.7 见证历史的五号楼


“人字纹”拼装图
卢沟桥事变前,国立中山大学的爱国师生喜欢在5号楼做宣传救亡、动员群众工作。广州沦陷前的国立中山大学石牌校区,是社会公认的抗日救亡之地,文学院又是重要场所之一。

口述华园|vol.7 见证历史的五号楼


楼前西向墙上,“十字缝”“席纹”与“人字纹”三种纹理相交织的拼花图
石牌校区日益高涨的学生抗日救亡运动,连同文学院在内的新建筑,都被当时社会各方所关注。有地方党政军阶层以及侨胞、民众利用周末闲瑕扶老携幼前来游观,或感受御侮图强气氛的;也有政府高层乃至外国人前来探访的,如时任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的郭沫若就到石牌校区各处参观过。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负责人兼领导八路军驻穗办事处的中共代表廖承志与潘汉年,陪同茅盾、夏衍及司徒慧敏等一行文化人也游历过石牌校园。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后,日本侵略者占领校园。1941年9月,日本派遣军军部改驻国立中山大学石牌校区的文学院。楼前原先绿草如茵的地坪,被日军整为军部人马进出的大道。楼前设有岗哨,有日本士兵把守,一派森严景象。

口述华园|vol.7 见证历史的五号楼


(20世纪90年代拍摄)
广州沦陷前,日本侵略者对广州地区进行了近两年的猛轰滥炸,唯独没有真正轰炸过石牌校区建筑。日军不炸石牌校园的建筑,沦陷后,又霸占、驻军部在此,既有在精神上、气势上压服中国人的企图,也暴露其恣睢坐享、挥霍中国人民建筑成果的殖民主义嘴脸。
1945年8月19日后,国民党军委广州军事特派员公署,派交通员冒险潜入日军把守依旧森严的国立中山大学石牌校园,向龟缩在校园的日本驻华南派遣军、第二十三军末任日军首领田中久一中将递交敦促投降的指令。8月31日,国民党政府军正式收复广州。
1946年10月15日,当国立中山大学复迁广州时,“战后校区疮痍满目”,“所有校舍战时多被殁于敌伪,虽楼舍未圮,然门窗一空,器物俱无”,“原有家具及水电设备,几荡然无存,房舍多受毁坏或夷平”,“所余者仅为不能毁坏之躯壳而已”。因“四壁肃然,校具一空,同学俱席地听讲”。学校给每个学生发放一张小板凳,随身带着到课室上课。
从日寇手中收复后的文学院,地下党用它继续组织与积聚进步力量,开辟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二个战场。
1946年3月,校内学生运动统一组织——各系联合会(简称“系联”)正式成立。以公开合法斗争为主,经济斗争与政治斗争相结合、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相结合、公开合法斗争与秘密斗争方式交替运用的组织——中山大学学生工作委员会即设在5号楼的三楼。

口述华园|vol.7 见证历史的五号楼


(1949 年拍摄)
中大地下党通过地下学联骨干,加强对各公开合法社团的活动,广泛团结学生,参加社团的学生占学生数的近80%,成为全市学生运动的堡垒。所以,一般人称石牌校园为“解放区”。因历次学运联络处都在文学院,故文学院三楼又被誉为中大的“红楼”。 校园成为广州解放领导机关运筹帷幄、创建广东省与广州市人民新政权的秘密工作地之一。直到广州解放时,中山大学地下党及地下学联仍有上百人坚守在中山大学。
1952年我校在此组建时,文学院归我校使用,称5号楼。5号楼岿巍壮丽,问世至今80年,非比寻常的历史积淀,曾吸引无数师生、校友为之吟唱、驻足流连。当年有人赞许道:文学院“与西面建筑法学院遥遥相峙”,“地方宏敞,光线充足,远眺则岗峦起伏,气象万千,近观则林木苍葱,景色宜人,诚属佳境”。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