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进化论》彩蛋虽创新 剧情没有共鸣难成爆款

时间:08-10/2018 16:54 | 点击次数:

《爱情进化论》剧照

《爱情进化论》剧照

  “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故事见过太多。如何出新,固然是 《爱情进化论》的进化途径。但更关键的是,内容不浅的剧情、表演不尬的人物。

  《我的前半生》掀起过沸腾的话题,《我可能不会爱你》曾被一代年轻人热烈喜欢。所以,《爱情进化论》天然聚得起目光——它的幕后团队与 《我的前半生》部分重合,翻拍剧本源自《我可能不会爱你》,“1+1>2”可谓普遍期待。

  新剧正在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播出。开播前,制片人黄澜阐释过剧作的“进化论”:从原版的偶像剧向生活剧过渡;把原版里程又青一人的爱之惑拓展为探讨“轻熟”年龄段一代人的婚恋观。富有新意的是,每两集片尾还增设“真人彩蛋”,与剧中角色年龄相仿、困扰相似的生活中人被请到摄像机前。跟随情节发展,来自不同地方、不同行业的“素人”面对镜头吐露心声。

  国产剧里前所未有的 “真人彩蛋”,令人耳目一新。主创意图明显,希望“素人”的真情实感能与剧情合围,网罗住每一个现在的、曾经的未婚男女。然而,《爱情进化论》已播11集,预想中的进化姗姗来迟。论热度,新剧与罗子君的故事无法相提并论。更关键在于,剧中的个别浮夸拖累了最后的真人真话。从目前播出效果来看,想要弥合偶像剧与真生活的鸿沟,几枚附加的“真人彩蛋”还不够用。

  创新可贵,但讨论源头不止在议题设置,更在乎内容不尬的剧情激发

  新剧的女主人公名叫艾若曼,28岁未婚。个人感情史上,她暗恋过高中时的学长,遇见过三心二意的“渣男”,又刚刚被别有用心的男下属当成了上位的扶梯。一片溃不成军的异性交往记录里,艾若曼只在两个人面前占据上风:父亲和男闺蜜鹿飞。前者会在情人节网购一束玫瑰花快递给单身的女儿,后者用朋友身份伪装着爱慕的内心常伴左右。一句话归纳 《爱情进化论》的核心:一对男女“友情以上、恋人未满”,兜兜转转多年,发现最好的其实始终在身边。

  太阳底下无新事。为对抗爱情的陈词,“真人彩蛋”是创新无疑。主创也的确费了心思架设起一条从戏里延展到戏外的讨论通道。比如第八集,明恋鹿飞的护士邢清清借着家里进贼的当口,想方设法要住进鹿家,可暖男属性的鹿飞即便洞悉一切,也始终说不出个“不”字。片尾提问:会不会和还不错的人在一起。同题的答案里,有男性直言何必拒绝一个长相尚可、对自己又不错的女生;也有女性表态,在一起就是为让彼此的生活更精彩,若不能,绝不将就;还有人模棱两可,凑合或不,也许一时一地的外力就会扭转情势。如此议题与回答,都听得见生活里的真心。

  可有些时候,彩蛋虽好,只在乎议题设置,所关联的剧情内容却有些尬。第四集片尾讨论 “情人节用自己的方式过”。林林总总的回答若只从字面上看,“万箭穿心”“抱团取暖”“看到对面秀恩爱,有种砸手机的冲动”等等,好似无比介怀。可只消看看各位答主的神情即可分辨,一场玩笑、几分自嘲而已,不但没人真计较,还有人乐于在那天送出祝福。瞧,“样本青年”已修炼得举重若轻。可剧里,为了激出艾若曼所有的恨嫁情绪,编剧硬把一家饭店从上至下应有的体面服务悉数写砸。如此刻意的故事陷阱,观众才不会往里跳,弹幕中无不是异议。

  共鸣的获得不靠“我听你说”,而是凭发自内心的“我从剧中看见了自己”

  “真人彩蛋”的用法,见仁见智,但对《爱情进化论》里“扎堆”出现的旁白,让不少观众觉得“太满”。

  单是表达艾若曼对办公室恋情的纠结,至少有如下表述——“暗恋,是演一场无声的悲剧,它是关于孤独、悲凉的无尽版游戏” “神经科学说,爱情是双方产生了积极共振的瞬间,情人节对已公正不起来的情侣来说,是形式大于内容,还是情感的复健?”若偶尔现身,这些句子都有被封为 “金句点题”的潜质。无奈,“金句”扎堆无所不在,“不好好说话”的台词隔开了偶像剧与真生活的楚河汉界。

  《我的前半生》和《我可能不会爱你》也有旁白,但它们却不那么遭人嫌。除了量的差异,问题还出在哪儿了?剧中部分主要演员的演技成了观众诟病的集中点。其中,“夸张”和“单独”是观众给出的高频词。有的女演员演了十集,只有瞪眼、嘟嘴、装委屈这三板斧,戏中人物远比生活单调许多。

  在表演的分寸感上,《我的前半生》理应被新剧当成教科书。马伊琍[微博]已用今年“白玉兰”奖杯证明了罗子君的成功,但那部剧里,仰仗袁泉[微博]、吴越[微博]、雷佳音[微博]、靳东[微博]等人的演绎,唐晶的骄傲、凌玲的心机、陈俊生的矛盾、贺涵的好为人师,才各自成立又彼此牵连。而这些情感不尬的人物演绎,编织出了逼真的生活情感,方才由此掀起热议。

  观众获得共鸣的渠道,从来不是单声道的“我听你说”,而是被剧情、被人物触及了内心后,由衷感慨“我从剧中看见了自己”。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