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江整治!问责利剑高悬下的干部都做了什么?

时间:08-04/2018 17:15 | 点击次数:

  《南方》杂志全媒体记者丨杨洋 林琳

练江整治!问责利剑高悬下的干部都做了什么?

  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练江入海口处,养殖场(右)和练江一路之隔。(摄影:刘树强)

  “别叫我主任,这猪场要是迁不了,我今天就得请辞。辞职总比被免职好。”普宁市燎原街道办事处主任黄山青把烟屁股往烟灰缸一摁,就和同事们一起开车向渔老村的养猪场进发。

  这是《南方》杂志记者甫到普宁采访练江整治情况时看到的一幕。

  “治水先治人,治人先治官。”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缘于汕头、揭阳两地干部长期存在等靠要思想,今年对政协第十一届广东省委员会常委、外事侨务委员会副主任陈茂辉(时任汕头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一批干部进行问责。广东省发动污染防治攻坚战,省委书记李希尤其强调干部的责任意识:“要严格考核评价和追责问责。实行最严格的量化刚性考核问责,突出环保实绩的导向作用。”

  问责利剑高悬,压力传导至每个神经末梢。揭阳、汕头先后举行练江综合整治誓师大会,河长们行动起来,不折不扣地把省里制定的一张蓝图干到底。

练江整治!问责利剑高悬下的干部都做了什么?

  横跨练江的青洋板大桥。(摄影:刘树强)

  “刀刀到肉”

  黄山青是燎原街道水系的河长,练江的源头之一就在这里。为了有效控制练江农业面源污染,普宁市环保局5月9日发出通知,要求停止使用未建设污染治理配套设施的7家养殖场。6月12日,揭阳市委常委、普宁市委书记张时义给各位镇长下了最后通牒:“明天5点之前,不能完成禁养区的养殖场清理,一律就地免职。”

  迁猪场的工作不好做。工作组什么场面都见过,有农户提着杀猪刀和开水出门拒迁。这次要迁的是一个大型养殖场,在练江二级支流边上几十米,涉及1000多头猪异地转移,工作组给场主找了转移地,轮番做工作两天了。黄山青的压力可想而知。

  可给他发这个“通牒”的张时义书记也不轻松,前几天,他接到一个企业偷排污水的投诉,马上就带队前往现场。企业有一堵约两米高的墙,有的干部还迟疑了一下,他二话不说就爬上墙头翻了过去。这让许多干部感觉到很惭愧。

  而揭阳市委书记李水华,则把练江整治指挥部安在普宁市的练江河畔,靠前指挥。在此之前,李水华在练江整治大会上坦言,自己写了人生中第一个检讨,就练江整治向省委做检讨,接下来全市要挂图作战,“不是应付谁,而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问责机制“刀刀到肉”,压力层层传导,黄山青作为镇一级干部,多硬的“硬骨头”都必须啃下。他们一行沿着平时巡河的道路,穿过泥泞的小路到达猪场,远远就听到嗷嗷的猪叫声。在场的工作组人员越过警戒线,迎上前,来汇报了一个好消息:“迁了,肯迁了。”

练江整治!问责利剑高悬下的干部都做了什么?

  练江禁养区的猪场被拆除。(摄影:林琳)

  渔老村的村支书杨春填也发挥了作用。他天天都在这条溪上巡,向猪场老板晓以利弊,现在不搬,到9月底也是要关停的,“早搬早好”。

  “我这条溪上的工作要是做不动,上一级就要问责我了。”正如杨春填所言,目前练江整治,市、县、镇、村层层压实责任。

  普宁市政府副市长陈卫华接受《南方》杂志记者采访时介绍,从2017年至今,全市就环保问题问责了351人,其中科级以上干部133人,环保局有党组成员获刑。

练江整治!问责利剑高悬下的干部都做了什么?

  中央环保督察组现场督察过的和平镇练北段练江支流,现在已经整改并完成清淤。(摄影:杨洋)

  高压高效

  实践证明,压实责任对工作推进有明显成效。普宁市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没能按规划在2017年底建成,普宁提出,“以最严格的问责措施、最严厉的法律手段确保任务落实”,着实推动印染中心的建设有了突破性进展。

  迁坟是项目进展的拦路虎。印染中心所在的占陇镇,举全镇之力执行好这一任务。按照规划,印染中心起步区征地涉及近万个坟头,要将它们一个个迁走,不是容易的事情。可是,面对练江成为“炼”江的紧迫,面对时间的倒逼,占陇镇没有退路。“领导说了,你必须做好,你不做,今天当镇长,明天就被处理了。”普宁占陇镇镇长周少添明显感受到市里的“铁腕”。

  为此,周少添几乎把能用上的劲都用上了。征地公告、征地标准出来后,每个坟头补偿500元,村民都想达到利益最大化,一时间抵触情绪抬头。镇里发动有正面影响的村干部、海内外乡贤,挨家挨户做好说服工作。“哪家不愿意,我们知道他们有亲朋在政府机关工作,或者是海外乡贤,八竿子打得着的,我们都会发动他们去游说。”周少添说,自己为了游说村民,夏天晒得脱了几层皮,腊月二十八还在给村民做工作。

  经过包括占陇镇在内的各级政府的努力,2018年2月,普宁市基本完成印染中心的征地工作,项目建设得以快速推进,征地过程中实现零上访、零阻碍。

  “问责的目的不是为了处理干部,而是形成有效的倒逼机制。”陈卫华坦言,如果起步之初有现在这样的力度和决心,印染中心项目也许能够按时建成。

  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曾凡棠,是制定《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4—2020年)》的主要负责人,他在接受《南方》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练江整治计划推进缓慢,有的是存在等靠要思想,有的是克服困难的决心不够大,问责机制能够很好地形成倒逼,有助于不折不扣地执行省里的方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