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怎么跟美国打交道?这三条历史经验很重要

时间:07-07/2018 17:29 | 点击次数:

  原标题:今后怎么跟美国打交道?这三条历史经验很重要

  [侠客岛按]

  今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站在新的历史方位上,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如何推进?怎样看待全球化趋势与逆全球化思潮?时值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之际,应该怎样处理与美国的关系?

  前几天,由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主办,中国论坛网、侠客岛、学习小组承办的“中国扩大开放与全球化趋势”的论坛在海外版举行。会上,针对上述问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贾秀东指出,中国扩大开放与全球化趋势中,美国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基于这一点,过去中国在应对全球化和处理中美关系时所积累的三条经验,非常具有参考价值。

  现将其讲话推荐给大家。

贾秀东

贾秀东

  今天我主要想谈谈中国扩大开放与全球化趋势中的美国因素。

  1978年12月15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为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了准备。第二天,中美同时宣布自1979年1月1日起正式建交。两国建交后不到一个月,邓小平即启程前往美国访问考察,出发的这一天是中国的大年初一,按照咱们中国人的习惯,农历的大年初一一般不出远门,当然也可以说“一年于始,万象更新”。仅此一点就表明当时美国因素在中国外交议程中的重要性。

  中国决定改革开放,中美关系实现正常化,邓小平访美,这些在当时绝不是巧合,而是战略谋划,把搞好对美关系当作我国改革开放的关键一着。

  回顾

  应该说,从过去40年来看,我们对外开放很大程度上是对美国开放,无论是早期的对美贸易,还是后来的对美投资。我们吸引美国的投资、美国的技术,大批的留学生到美国留学。改革开放的前30年,中国赴美留学的学生人数大概就30多万,而最近这些年,每年在美留学的人数就有30多万。

  所以说,无论是从经贸、投资,还是人员交流方面来说,美国都是我们对外开放中最大的外部因素。对美开放,相较于对别国,中美之间的互动是最多的,涉及的领域是最广的,相互影响是最大的。这种互动和影响,不仅限于贸易投资领域,还包括国家治理、文化教育等方方面面。

  当然,这种相互影响也是有差异的。最初美国对中国的影响远大于中国对美国的影响,这是由两国的国情决定的,由两国在人类历史上的全球化浪潮中不同的地位决定的。

  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说,美国是初期全球化的产物,或者说全球化开端的产物。在从15世纪开始的第一波全球化浪潮中,随着“大航海时代”和“地理大发现”,欧洲殖民者到达美洲,由此诞生了美国。作为全球化产物的美国,后来逐渐成为全球化的引领者。对比之下,第一波全球化浪潮的时候,我们刚刚派出了郑和下西洋,而且这个萌芽很快就因为闭关锁国而被掐断,我国接连错失了发展的历史机遇。这一阶段,我国与全球化浪潮几乎隔绝。这一波全球化的主要背景和驱动力是以蒸汽机为标志的第一次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这一波全球化,我们吃亏在自我封闭。

  第二波全球化浪潮,大约从1800年代开始,美国顺利赶上了,充分享受并利用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成果,并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脱颖而出。相比之下,在第一波全球化浪潮中自我封闭、不知落伍的中国,尝到了苦果,深受伴随这一波全球化的殖民主义之害。美国则借着鸦片战争之机闯入了中国,并提出“门户开放”政策,中美两国的互动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越来越多。

  但这种互动对中国来说是被动的,中国被迫打开大门,融入全球化,受到西方列强的胁迫和掠夺,充满动荡、战争,当然也开启了民族复兴之路。这一波全球化的主要背景和驱动力是以电气化为标志的第二次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这一波全球化,我们主要是被动挨打,并试图重新站立起来。

  至于第三波全球化浪潮,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我们终于有意识地追赶了。虽然底子薄,过去吃过亏,挨过打,错过了前两波全球化,但毕竟最终做出了改革开放的决定。这一决定既是形势逼人,形势所迫之下的“被动”开放,也是急起直追决心之下的“自主”开放。“被动”也罢,“自主”也罢,我们最终算是赶上了这波全球化浪潮。

  改革开放让中国赶上了全球化的潮流,我们追赶的对象是美国。在对外开放、对美开放过程中,越来越多的情况是我们自主开放,主动开放,积极开放,并且在有些领域呈现后来居上之势。这一波全球化的主要背景和驱动力是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为标志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这一波全球化,几乎与我们改革开放的进程重叠,我们主要是加速追赶,主动融入,并且某些方面开始引领。

侠客岛:怎么跟美国打交道?这三条历史经验很重要

  经验

  在这一波全球化进程中,在我们追赶美国的过程中,在对外开放、对美开放中,中国积累了很多有利于自身发展的积极因素,积累了不少与美国打交道的经验。

  这与我们这些年一些比较好的做法分不开。

  首先是原则性和灵活性的结合做得很好。我们能够坚持自己的原则和核心利益,同时能够在该开放的地方开放,在开放过程中灵活处理各种问题,妥善处理各种分歧。这种灵活的处理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拉住了美国,同时寻求到了双方最大化的共同利益。

  其次是较好地把握住了对美开放的度。对于开放的程度和时间节点,都掌握地很好。尤其是在一些领域的开放,我们主要是以自己的时间表为准,而不是被牵着鼻子走。对美农产品开放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当然我们有时承受的压力很大,因为美国总是在金融、服务、知识产权、农产品等诸多领域,对我们要求很高。但是总的来看,我们对这个度还是把握得非常好的,符合中国的国情,并有利于我们的发展。

  此外,我们还非常注意把握全局与局部的关系。如果从局部角度考虑,对美的开放或许会对我国特定产业造成非常大的冲击,甚至极大地影响国内的就业。但是从全局角度来说,对中国一定是利大于弊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