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跋涉到电台

时间:04-16/2018 19:07 | 点击次数:

  1986年11月,满载家具行李的大卡车喘息着缓缓爬行在盘山公路上。雪越下越大,果子沟一片银装素裹。路上积雪被来往汽车轮子碾压成坎坷不平的冰道雪路,车轮打滑,难以行驶。司机停下车,在轮胎上绑上铁链条,小心翼翼地驾车行驶。这条盘山公路曲曲弯弯,地势险恶,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万丈峡谷,汽车一辆接一辆慢慢爬行,谁也不敢贸然加速超车行驶。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滑跌到山下深谷里,车毁人亡。我们一路上提心吊胆,谁也不敢出声,更不敢打盹,直到下山后,才松了一口气。司机踩足油门,加速前进,似乎要把前面耽误的时间夺回来。然而,往往就在这种情况下容易出车祸。一路上见到好几辆车翻倒在平展展的公路旁。

  经过两天的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抵达乌鲁木齐,卡车稳稳地停在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办公楼前。我下车后上楼找到新闻部主任赵建华,他为难地说:“现在还找不到住房,你们暂时住到警卫连招待所,家具行李放在一楼库房里。”随后,他叫了几个小伙子帮忙卸车。库房小,只能堆放些箱子、行李,一套还未油漆的组合家具就放在楼道里。中年记者张福欣和另一位小伙子扛着衣箱带我们去警卫连招待所。谁知这几天来了几位探亲的干部家属,原定的房间不能再借了,只能在连领导值班室里两张单人床上临时睡一夜。

  第二天早上,我和女儿王颖起来后,直接到电台办公室找台长邵强。他说:“我已经通知有关部门腾出一间办公室,让你们暂时先住下。”说完,就领我们找住处。这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里面有两张办公桌、一个书柜和一个文件柜。新闻部赵主任带领几个小伙子从库房里搬来铁床、铺板,还有衣箱和一些日用品,安顿就绪了才放心离去。不管怎么样,总祘有了个窝。这天下午,到新闻部要了辆小车,去长途客运站接莲香和王谦。一家人终于在办公室里安了家。

  调回电台后的第一件大事是两个女儿的转学问题。先到离电台不远的乌鲁木齐第六中学联系,被拒绝。从六中出来,到乌鲁木齐实验中学联系,又同样碰壁,被拒之门外。看来,中途转学要上重点高中比登天还难。实在没办法,只能在附近一所普通中学上高一了。几天后,姐妹俩就抱怨了:“什么学校,乱七八糟的,课堂纪律太差了。在这里上高中,将来考大学根本没希望。”我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才好。大女儿王颖提议重新上初三,明年再考重点高中。就这样,两个女儿又上了一年初三。莲香到电台财务科报到上班,当出纳。我被安排在电台新闻部编辑组当编辑,整天伏案编稿。

  一家四口同住一间办公室,生活上多有不便。晚上,莲香要看电视,我就带两个女儿到编辑组办公室去,她们做作业、复习功课,我翻阅报刊杂志。夜里睡觉时,我和莲香睡木板床,两个女儿合睡铁床,中间用书柜和文件柜隔开。有女儿在旁边“监督”,我们只好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地睡觉,不敢有丝毫的“越轨”行动。一日三歺,每天都由我去食堂打饭。食堂饭菜又贵又不合口味,时间一长,谁也受不了。后来,同事史林杰帮忙办了个液化气罐入户手续,买了只液化气灶。我不会安装使用,请同事吴治邦来帮忙。这种灶用起来真方便,扭开开关,点火就着,蓝色火苗呼呼往上窜,可大可小,干净利落,比起伊犁烧煤炉灶,省时省劲,方便多了。水烧开后,莲香泡了一杯茶,递到老吴手里,说声“谢谢!”老吴呷了一口茶,笑眯眯地说:“这点小事,谢什么呀!”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