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京籍孩子在京“幼升

时间:04-09/2018 17:00 | 点击次数:

非京籍孩子在京“幼升 图源网络 图文无关图源网络 图文无关

  从2007年开始,我先后以记者和研究人员的身份,关注和研究流动人口子女教育问题。其间走访过北京、广州等地各级各类办学人员、打工子弟学校学生及家长等不同身份的人士。10年以后的今天,在北京这座我学习、工作、生活了18年的城市,我也成了流动人口子女家长中的一员。在与各种不同身份背景的人交流过后,尽管知道方向在哪里,但我感觉仍然很难对这个问题提出一个即刻生效的妥善的解决之道。唯有如实记录下来,作为大时代里的小人物的生存写照。

  第一步:网上采集数据

  北京市从5月8日开始采集“幼升小”数据。我们5月9日已经在北京市教委网上服务平台上的“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证明证件材料审核入口”完成注册并提交了资料。

  网上注册入学信息采集登记,是在京就读小学需要经过的第一道关口。需要提交的资料包括孩子的身份证、血型、户籍所在地、父母的工作单位、北京居住证有效期、实际居住地、购房合同编号、房子地址等信息。

  在复印完所有资料后,准备收拾所有的东西装袋备用时,看到一份《房地产评估抵押估价报告》。这个文件跟教委要求的资料不沾边儿,但我也一直放在资料袋里备用。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最后还是扫了一眼——果然发现了问题。我在网上登记入学采集信息时候登记的购房合同编号,和这个报告里提及的“存量房屋买卖合同编号”不一样。这下只好赶紧咨询中介和房产抵押中心的人,最后确认,我网上登记的编号是错的,需要登记的是网签合同编号,而非跟中介签订的三方购房合同的编号。

  虽然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合法性,但是这样的关口,谁也不敢有一点不确定性啊。任何一点不确定性都意味着无限的心力交瘁的折腾。于是开始四处咨询。还好最后了解到,采集信息时录入的信息如有错误,在审查通过之前,可以撤销,重新注册账户并重新填写。

  信息采集环节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按照证件上的数据填写。虽然可以撤销重填,但很麻烦。

  第二步:居委会审查

  第二个关口是小区居委会审核材料。

  姜还是老的辣。居委会阿姨在帮我们审查材料的时候,还真发现了问题。建议,房本抵押登记没有完成的,一定要去房产抵押中心开个证明。她的原话是这样的:麻烦是麻烦点,多准备一样,到时候就免得慌张。果然是这样的。她爹去房产抵押中心开证明的时候发现,很多同样情况的人在排队领这个证明。审查资料时,负责人一开始对我们没有房本表示质疑,后来仔细核对盖了抵押中心公章的房本复印件,才算过了。

  第三步:排队候审

  我们所在的昌平区从5月16日起现场提交并审核材料。需要审核的材料包括务工就业证明、实际居住地址证明、居住证、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出生证明。

  其中,务工就业证明包括:(1)单位出具的盖章的工作证明(在职证明);(2)2016年12月~2017年3月的社保记录,网上直接打印即可;(3)营业执照/法人证的复印件并盖章;(4)劳动合同原件和复印件。

  实际居住地址证明包括:(1)居委会开具的《实际居住地证明》;(2)房产证原件和复印件(要从封面复印到最后一页);(3)租赁合同,2016年的租赁税凭证,以及房主的身份证和房本的原件、复印件。

  第四步:现场办理

  6点以后,排队的人慢慢多起来。7点半以后,还陆续有人来。到最后,队伍排到了100米开外。8点左右有工作人员来维持秩序,我们才了解到,每天能发150个号,不是之前说的每天40个号。但是审查的时间,也从两周压缩到了一周。5天每天发150个号,这就意味着,这个镇最多提供750个外来人口的入学名额。

  不管怎样,我们排在了第二名。排队的人越多,排第二名的心理优越感越强烈。 好多人来问,你们几点来排的?听说是昨天夜里10点多,大家纷纷表示惊叹。

  终于可以开始办理了。审查材料的地点,是一个大会议室。大长方形的会议桌,坐着四五名工作人员。

  我们走进会议室,工作人员拉开椅子说,“请坐”,示意让我坐到他旁边。有点意外的感动。办事人员还都比较客气。一项一项地检查我们的资料,在一张表格上,在相应的符合要求的资料名称旁边的空格里打上对勾。然后跟我们说,可以了。我问是不是审查通过了基本就没有问题了,工作人员说,回去注意关注网上信息吧,到时候都会在网上公布的。工作人员让我们自己把菲菲的入学审查材料装到档案袋里,就算完成了。全程不到10分钟。

  出来的时候,其余家长都在走廊里排成两排,把走廊挤得水泄不通,嘈杂极了。不断地有家长拉着我们问审查的环节。还有的让我们帮他们“审”。其实都是网上和现场贴出来的材料清单,可是如果没有经过审查的过程,所有人都会紧张和焦虑。即使屡被夸赞“淡定”如我,在审查的时候,跟工作人员对话的时候,也无法做到气定神闲。

  审查结束后,只听那位跟在我们后面审查的西北大哥,一坐下来就对工作人员说:“感谢您的恩赐。”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工作人员说:“这哪能叫恩赐呀。”大哥说:“这就是恩赐啊,孩子能不能上学,就靠您了。”

  听了这番对话,我的心里有些难过。

  审查完资料,还不到9点。心里感觉轻松极了。我们都庆幸自己昨天夜里就来排队了。否则跟着焦虑的人群在一起折腾一整天,不知道还要消耗多少心力。

  到目前为止,我们能做的都做了。但是事情还远远没到尘埃落定的时候。接下来会是什么样,我们也不知道。继续等待吧。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我们总会有办法往前走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