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村苦娃到著名作家的王妹英是一部励志大片

时间:03-13/2018 17:33 | 点击次数:

从山村苦娃到著名作家的王妹英是一部励志大片

中国新闻来源:红网 2018年01月30日 10:28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我要分享

原标题:

  最近几天各地大雪纷飞,爱美的在拍照,浪漫的在堆雪,秀恩爱的白了头。

  在这一年最冷的季节,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重点作品、著名作家王妹英的长篇小说《得城记》在海内外读者中却是热潮逐浪高。王妹英也成了一名基层挂职锻炼的政府官员。

  “6岁送走我的父亲,7岁送走我的母亲的时候,还不知道黑白无常是谁的话,11岁送走奶奶的时候,我就那样深切地痛恨死亡了。”这是王妹英的散文《我的奶奶》中的一段话。《我的奶奶》发在纯文学期刊《延河》上。作为当代全国层面有影响的刊物,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几代陕西作家,都是《延河》的受益者。

  40年前,失去父亲母亲和奶奶的小妹英,到了冬天小手被冻得红肿,每逢下雪天就只能用锅碗瓢盆挖雪,架在柴火上融化了给相依为命的弟弟熬数得清玉米粒的稀饭。

  40年后的今天,西安也下起了大雪,妹英副局长与她宝贝的海归女儿踏雪访贫。这个星期天(1月28日),西安下了一天的暴雪,难得过个星期天的王妹英与“亲姑娘”在暖暖和和的家中吃着盐烤银杏,还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画的麦子和山果。

  王妹英的画,贾平凹的字:此麦画得不错,看来今年有好收成。中国网的米老师赞道:好字是文人写的,好画是文人画的。

  今年真的有好收成。2018年,王妹英开年就迎来了收割季。

  1月7日下午,北京举行了“著名作家王妹英长篇小说《得城记》中英文国际分享会”。中国网阿拉伯语审定稿专家、2017年中国“友谊奖”获得者,曾多次被评定为中国网优秀外籍员工、中国外文局优秀外籍员工侯萨穆·法鲁克读了《得城记》的英译文字后爱不释手,加班加点翻译了一部分阿拉伯文在《得城记》中英文国际分享会上朗读。侯萨穆说,以后有机会非常希望能亲自把《得城记》翻译成阿拉伯文。

  侯萨穆曾先后对阿盟秘书长、埃及总统、埃及外长、苏丹内阁事务部长、阿联酋迪拜省长、沙特外长等多位阿拉伯国家高层人物进行过采访。每年的全国“两会”、G20杭州峰会、“一带一路”峰会等中国的重大事件报道,侯萨穆一件都没有落下。侯萨穆当众表态把《得城记》翻译成阿拉伯文,可见他对这部小说的喜爱。

  从美籍华裔青年诗人、国际英文网站Supchina.com亚洲区总编陶一星,英国青年代表克里斯到埃及代表侯萨穆·法鲁克,有的用中文,有的用英文,有的用阿拉伯文,朗读着《得城记》的文字,分享着阅读《得城记》的独特的感悟、见解和思索,让《得城记》的国际分享会充满了国际范儿,散发着国际味儿。

  一位剑桥博士、台湾资深教授读了《得城记》以后说:这样的作品才像是一个具有几千年传统文化的中国作家写的作品,希望以后能在台湾出版繁体字版本。

  新年的朋友圈,王妹英写下了这样一段充满感恩的话:这些宝贵的分享、认真的倾听和对不同内心世界的感受都使我终身受益,虽然出席分享会的朋友们大都是第一次见面,我们却因为文学和生命的美好而走到了一起!

  王妹英告诉朋友们:这便是世界回赠给诚实、善意、利他、拼搏、上进、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们最为珍贵的新年命运礼物!

  分享会结束后,王妹英与中外友人举杯相庆,大口喝着山西娘家的青花瓷汾酒,大声唱着最喜爱的陕北民歌《一对对鸳鸯水上漂》:“你要是有了心思咱就慢慢交,你没有那心思呀就呀么就拉倒。”王妹英用熟悉的味道和熟悉的声音向五湖四海的人生伙伴们,向快乐向上的生命,向自己所热爱的文学致敬着。

  1月8日,第六届《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颁奖仪式在四川剑阁举行。王妹英的长篇小说《得城记》如愿以偿,捧得“第六届剑门关文学奖大奖”,中国作协副主席阎晶明亲自为她颁奖。

  1月11日上午,西安市未央区文体事业局迎来了作家副局长王妹英。

  40年前,失去双亲的王妹英早早辍学;40年后,她让宝贝女儿梁天睿接受了最好的教育,成了英国华威大学的研究生,成了她独一无二的亲姑娘。亲姑娘是她的伟大作品,是她的骄傲。

  “父母亲就像是我身体上的一部分,活着的时候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没有了才知道折了胳膊、腿一样的疼痛。”40年前,命运夺走了她的父母,又夺走了她的奶奶,她的生活是从人生的负数开始的,但她没有埋怨,没有抱怨,她感恩爸妈还给她留了一个相依为命的弟弟,她认为这是她生活多得的。

  她始终记着在她沉痛的心似乎要脱离她弱小的身体,随着父母亲飘上了那遥不可及的云端时,奶奶对她说的话:“前头出现墙头的话,不要低头硬往上撞,停一停,咂摸一下尺寸,积攒一点力气,跨过去就好了。那样的话,墙壁也能变成大道。尽力跨过的话,墙头也能变成石桥。不要嫌自己长得慢没有力气着急,吃得快会噎着,慢慢长的话,可能比走的快的人,看到的东西更多、更持久,要紧的是先看清自己,也总能慢慢看清楚旁人。”

  她在积攒力气。王梅英说,她最喜欢的花儿是格桑梅朵。格桑梅朵虽然看上去温和文雅,但风越狂,花枝就越挺拔;雨越打,叶子就越翠绿;太阳越曝晒,她就绽放得越率真。也正因为格桑梅朵能将苦难踩在脚下的品质,人们又把它叫做幸福花。

  她跨过了苦难。19岁时,她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冬日的阳光》和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第二部在国内大型文学季刊上同期首发。20岁那年王妹英开始写作她的第二部中篇小说《小土屋》。将近4万字的作品,她只用了短短的三天时间。那是用眼泪流淌出的文字。三天时间里,她边哭边写。那时除了她的一颗热爱人世的柔肠寸断的心以外,她想起了自己苦难的童年,失去父母,失去奶奶,早早失学,却大胆无畏地走着自己认为是正直、光明的道路,别无所有。

  这部中篇很快在国内大型文学刊物上发表,引发震动。曾创作出《吕梁英雄传》(合作)、《咱们的退伍兵》(合作)、《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刘胡兰传》等作品的已故老作家马烽向北京大学中文系推荐王妹英去作家班深造,由于北大的作家班停办,系主任给西北大学中文系主任写了亲笔信,由政府资助,送她进西北大学中文系作家班求学。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