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历久弥香

时间:03-12/2018 15:16 | 点击次数:

  一天,回母亲家吃饭,母亲拿出一个袋子给我,说:“喏,这些你的信拿回自己家去吧!这是前几天整理出来的。”

  再次细细翻阅这些信,发现大多数是我高中到大学时期与朋友们之间的鸿雁往来,经过十几年时光的浸润,信纸已经微微泛黄,信上的字迹也变得有些模糊。在这些信中有几封比较特别,每一张信纸都被小心翼翼地折成爱心形状,每次收信就能收到两三颗“心”。那是我高中时的好友英英在我高三复读时写给我的。

  高考放榜,名落孙山,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复读。高考的失败让我失落、羞愧、自卑,种种负面情绪淹没了我。当别的同学欢天喜地地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却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不愿和同学们联络。

  彼时,英英已经收到了江苏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很快她就要去那个以香醋闻名的城市镇江上学了。临行前,她来看我,看到我默默无语,她陪着我沿着家附近的江边闲逛。她挽着我的胳膊说:“等到了学校,我第一时间就写信给你。我会经常写给你,就好像我们没有分开一样。你要相信自己,多一点快乐。”

  复读的岁月暗无天日,日复一日地上课、做卷子。一想到来年的高考不能再失败了,心中的压力就会陡增。而这压力就如同一只无形的手驱动着我马不停蹄地从早到晚学习学习再学习。

  枯燥、昏天黑地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英英的信也如约而至。她在信中说已经平安抵达学校,甚是想念我。信的署名她用了“Sunny”,那是我给她起的,她说希望我快乐一点。我说那你就当我的小太阳,让我的复读生活可以多一点明媚的阳光。

  接下来的日子,不能说经常但是总能收到英英的信,收信的日子最开心。当班主任从身边经过,“啪”一声将信丢在桌子上,沉浸在书山题海中的我秒醒,迫不及待地将信拆开来细读,让自己紧绷的神经来个片刻的自我放飞。我和英英在信中会相互倾诉下小情绪,聊聊身边的趣事,谈谈我们喜欢的文学作品。我总是催促英英抓紧时间把高中时就着手写的小说《月狼传说》写完,好让我一睹为快。

  说起与英英友谊的建立,可能是我和她的名字都是“ABB”这种类型,也可能是我们都喜欢三毛,还可能是我们都痴迷武侠小说、向往仗剑天涯……不过用英英的话来讲,我们是“被彼此的文艺气息吸引,然后惺惺相惜”。

  在一封来信中,英英告诉我,她们班上创建了名叫《参与》的班刊,一月一刊,电脑打印,每次稿子选中还会有一点稿费。这让我想起了高二时那份夭折的《少年心事》。那是我和英英还有另外几个爱好写作的同学酝酿许久打算做的班刊。高中生活总是以学业为重,严肃的班主任并不太支持我们做这些,但最终还是赞助了50元钱作为购买制作材料的经费。我们用这些钱购买了油印台、蜡纸、油墨、打印纸。我们首先将选取的文章用铁笔抄写在蜡纸上,然后把蜡纸附在普通纸面上,在上面涂施油墨,透过抄写的文字痕迹印刷到下面的A3纸上。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第一期《少年心事》呱呱坠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由于“生产设备”落后,班刊的油印效果反复试验后字迹仍旧比较模糊,效果并不理想,同学间的反响也是较为平淡。这让人有些无奈,《少年心事》最终成了我们心底的事。

  开拆远书何事喜,数行友信抵千金。在我复读的一年时光里,虽与英英身处双城,但我俩的书信往来一应一和,每一字每一句都有浅淡的温暖,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和支持。

  如今,我与英英依然分隔两地,但我们的友情却如醇酒,越藏越香。而那一封封泛黄的书信,成为我俩青春与友谊的见证。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