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加班抄材料

时间:02-14/2018 18:40 | 点击次数:

  1968年8月6日清晨,我和邓乐太骑着自行车飞快地驶向五零农场,找万忠了解有关原工程处副处长褚长恩的问题。傍晚,完成工作任务返回时,路过农场良繁队,顺便到老同学唐文娟家里看望一下。久别重逢,又惊又喜。多年前的同窗学友,如今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变化多大呀!我关切地问她:“现在工作、生活怎么样?负担重吧?”她深有感触地说:“唉,结婚太早就是不好,现在有些后悔了!”我们闲聊一会后便告辞了。一路上天黑路远,老邓的自行车车胎没气了,真急死人。幸亏在路边老乡家里借到了打气筒,要不,只能推车走回来了。

  10月9日上午,向胡瑶琴同志借了30公分布票,上街买白布,还托人买了13支细毛线,共花了七、八元钱,准备绣毛主席像。下午,马廷举同志帮我在白布上描绘毛主席像和轮船在大海中航行的图案,表示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画好后,我就认真细心地绣了起来。一针一线,倾吐着对毛主席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忠诚、无限崇拜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

  10月25日,夜深了,在处部职工家属院子里,两间房屋的窗户里一直亮着灯光。在我们宿舍里,我和杨金友、于新运、王耀忠等同志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下,聚精会神地抄写着有关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反革命两面派、原工程处副处长褚长恩的调查旁证材料。一晃三、四个小时过去了,已经深夜两点多钟了。正当我们又饿又困时,郑雪芬同志端着三碗面条悄悄走了进来,关心地说:“别抄了,快吃饭吧!”我们感激地说声:“谢谢!”伸手接过碗和筷子,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在郑雪芬她们宿舍里,张大余、宋振江、马廷举、范端贤等同志也在争分夺秒地抄写材料。吃完面条,大家又精神抖擞地投入紧张的战斗。就这样,—直干到深夜三点多钟,胜利完成任务才回去睡觉。

  11月26日上午十时,工程处处直各单位广大革命群众敲锣打鼓,高举红旗,抬着毛主席画像,涌向公路两旁,列队欢迎从毛主席身边来的亲人、中央军委派来的革命新领导。在广大革命群众的簇拥下,戴着领章、帽徽、身穿军装的革命新领导走到政治处院子。李政委领着大家高呼口号:“无限忠于毛主席!”张处长简单地讲了几句话。同志们围着新来的李政委、张处长,久久不愿离去。

  12月31日晚上,在宿舍里,我打开半导体收音机,聚精会神地收听、抄录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的毛主席最新指示。抄录完后,立即拿起记录纸往外跑,找到正在家里收听两报一刊元旦社论的李政委。我气喘吁吁地问:“政委,开不开庆祝会?”李政委果断地说:“当然开!你快去通知各单位,马上到俱乐部集合,准备开会。”从政委家出来,马上到办公室打电话,请处部总机通知各单位开会。放下话筒,就去宿舍找文印员施令英同志,请她赶快把毛主席最新指出刻印出来,准备开会时发给大家学习。一会儿,同志们冒着严寒,汇集到俱乐部,隆重召开庆祝大会。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