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恋人进干校

时间:02-14/2018 18:38 | 点击次数:

  1969年3月31日,家里来信说,祖父在—天夜里起来小便,不小心摔了一跤,倒在地上就不行了。祖父的突然去世,令我万分悲痛。当即给家里写信,因忙于工作,路途遥远,不能回家奔丧,只得写信表示哀悼。同时,将一台心爱的半导体收音机卖掉,给家里寄了几十元钱,略表孝心。这台半导体收音机是去年6月中旬老同学胡瑞番回沪探亲时从上海带回来卖给我的,花了67元,将近我一个半月工资呢!我要化悲痛为力量,更好地搞好革命工作。

  4月6日,星期日,听说莲香调到师五七干校当会计,昨晚去供商股宿舍看望她。一进门,见她正在给我打毛衣,便开门见山地问她:“你是不是调到师五七干校当会计?”她点点头说:“就是。”我说:“怎么样?去不去?”她说:“这太突然了,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开始我不愿意去。后来王副参谋长亲自到宿舍里来叫我。没办法,只好去开会。我说我没当过会计,干不了。领导说边干边学嘛!我左右为难,真把我愁死了,你说怎么办?”我坦率地说:“要服从分配嘛!到哪里工作都是干革命。你到五七干校去当会计,我去当学员,好好学习,锻炼锻炼。”

  过了—会儿,她递给我一本封面上有毛主席像的《毛主席语录》,里面还有“老五篇”和“毛主席诗词”,说:“这是从太原寄来的,是人家送给我的。”我接过来—看,爱不释手,忙说:“送给我吧!”她说:“不给,我就这么一本,还是人家送给我的。”我恳求说:“还是送给我吧!谢谢你!”她见我十分喜爱这本红宝书,说:“就借给你用—个月,以后还给我。”我说:“送就送了吧!还借什么呢!”我想,她可能不好意思说送给我,就说借给我了。我相信她—定愿意送给我的。

  4月11日,农四师工程处今天正式宣布撤消了。处机关除少数人员分配到师后勤部和独立营外,其余人员全部进师五七干校,参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搞斗、批、改。我和倪九龙、王耀忠等许多政治处的同志都参加了学习班。处机关参加学习班的人员组成一个连,连长是宋振江,唐元凯任指导员。我们在二排,排长是杨忠富。倪九龙是四班长,我是五班长,王耀忠是五班副班长。我班学员有原组织股副股长张玄旺、原政法股股长王鹤强以及原司令部的业务干部陈宾池、田爱勤、李耀华、孔耀德、闫平等同志。

  4月19日参加挖地劳动,整整干了一天。新安装的砍土镘不太好用,很费劲。干了半天,就腰酸背痛,手掌心磨起了水泡。我咬咬牙,忍痛坚持下去。我想,自己是班长,应起带头作用,在劳动中决不能落在后面,一定要干在别人前头。在劳动中经受锻炼,改造思想。劳累了一天,回来洗了澡,顿觉疲劳全消,舒服极了。晚上,参加老同学倪九龙和施令英的婚礼,并帮他俩招待前来贺喜的客人。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