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不要过度解读“卡尔-文森”号巡航南海

时间:03-02/2017 09:55 | 点击次数:

  原标题:不要过度解读“卡尔·文森”号航母巡航南海

  吴敏文

  作为出人意料入主白宫的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口无遮拦的率性言论其实隐含着焦虑,这种焦虑契合了对传统“政治正确”不满已久的广大美国民众的情绪宣泄需求,也传染给了很多关注时政的他国民众和媒体。2月18日,美国海军发布声明,“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母战斗群进入南海开始进行巡逻。由于这是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海军首次在南海进行巡逻,可能具有某种标志性意义,从而引发大量关注,但不应过度解读。在笔者看来,“卡尔·文森”号此次南海巡航,和美国海军此前的多次巡航,并无太大的差别。

  “大棋局”中的“小腾挪”

  对于中美关系,很多专业研究者都难以用一个简单、明确的词语加以形容或概括,但有一个不是共识的“共识”,那就是中美关系“非常复杂”。就连中美关系的重要塑造者之一、对中美关系发展贡献良多的资深地缘政治大师基辛格,都对“中美双方的利益是否有一天会真的一致”感到一头雾水。

  但错综复杂的中美关系并非无迹可循。事实上,对中美关系的观察和分析可以区分为三个层面。第一层是表层,就是每天都在发生的涉及中美关系的各种具体事例,最为引人关注,却未必都具有实质意义。第二层是中层,这是中美关系的基本面,某个时期以合作为主,甚至可能是“蜜月期”;某个时期可能既有竞争,也有合作;某个时期可能以竞争为主,甚至有走向对抗的危险。第三层是底层,它是中美关系最为深刻的基础,即核心利益与价值观。最活跃的是表层,变幻莫测、生动鲜活;中层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底层深不可测,连基辛格都坦承不能窥其真容。

  最近的“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母编队巡逻南海,就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表层事件,看清它的背景是认清它的本质的基本前提。

  客观评估,目前的特朗普政府连组阁都没完成,很多重要职位空缺,美国政府尚处于功能不全的状态。虽然如此,却仍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正在努力从就任前各方大员任性放话,向一个成熟的大国政府转变。例如,特朗普曾说“北约是一个过时的组织”,甚至威胁美国要退出北约,但最近的波恩G20外长会议上,新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重申对北约盟国的“坚定支持”。

  然而,特朗普政府仍然面临严峻的国内政治挑战,这从特朗普的心腹幕僚、总统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上任不到一个月被迫辞职就可见端倪。美国的最高国家安全机构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总统、副总统、国防部长、国务卿是其法定成员,总统安全事务助理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实际上的秘书长,位不显但权重。他是总统国家安全与防务政策出台前的最后把关人,他与总统的关系,甚至比国防部长和国务卿还要密切。比如,化解中美关系坚冰是尼克松总统生涯的最大政治遗产,他选择操盘的特使既不是国务卿罗杰斯,也不是国防部长莱尔德,而是时任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

  迈克尔·弗林的“闪辞”,原因就在于特朗普候任期间,奥巴马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为由严厉制裁俄罗斯,驱逐多达35名俄罗斯外交人员,俄罗斯总统普京却一反常态淡然处之,而此间迈克尔·弗林却与俄罗斯驻美大使有四通重要电话交谈。由此,美国情报机构展开调查,迈克尔·弗林是否在与俄罗斯大使通话中,透露了即将上台的美国新政府的美俄关系底牌。

  特朗普被迫“断尾求生”,表明兹事体大,本质是特朗普政府改善美俄关系努力的严重挫败。压力之下,当时毫无保留赞美普京是“世界级领袖”,称赞普京不对奥巴马制裁采取报复行动是“聪明之举”的特朗普,不得不回到美俄关系的基本面,提出俄罗斯交还克里米亚给乌克兰是改善美俄关系的前提,实际上其可能性非常小。

  美国重申对北约盟国的承诺与美俄关系重回以对抗为主的基本面,二者之间紧密关联且高度一致。问题是这样一来,美俄关系的改善就基本上无从谈起了。在中东反恐战场,美俄之间表面上是合作的,但实际上俄罗斯支持叙利亚政府军一方,美国和北约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一方,他们在打击ISIS上的共同点,远远比不上支持叙利亚对抗双方的不同点。由此,笔者认为,一个与俄罗斯对抗、重申对北约盟国坚定支持的美国,一个肩负中东反恐重任声称要彻底消灭ISIS的特朗普政府,军费早已捉襟见肘,不得不强烈要求盟国增加军费开支,它还有多大的精力、多少资源,用于本就表示愿意与美国合作共赢的中国在南海加剧对抗?由此可见,在国际局势和中美关系的“大棋局”中,“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母编队巡航南海,不是一步“腾挪”小棋又还能是什么呢?

  为什么是“卡尔·文森”号

  “卡尔·文森”号的南海巡航计划是在奥巴马执政最末定下的。在2017年1月1日所在的那个周,出现了史上罕见的在全球公共水域没有一艘美国航母的情况。但在1月5日,“卡尔·文森”号航母即受命前往亚太。在原常驻东亚的“小鹰”号航母退役之后,到达过中国周边海域的美国航母已有多艘。其中,“乔治·华盛顿”号在2010年12月进入黄海参加军演;2016年年初,美国时任国防部长卡特曾高调登上正在南海巡航的“西奥多·罗斯福”号;2016年3月,“约翰·斯坦尼斯”号抵达南海航行;而从2014年起接替“乔治·华盛顿”号常驻日本横须贺基地的是“罗纳德·里根”号。

  “卡尔·文森”号航母编队,则更是南海“熟客”。它第一次驶入南海可以追溯到1983年。在过去30多年中,“卡尔·文森”号航母曾在16次海外部署期间赴南海开展行动。它上一次在南海执行任务是2015年,当时它与马来西亚军队在此进行联合演习。因此,此次“卡尔·文森”号航母编队南海巡航的目的,与此前美军舰船的南海行动大致相同,可以归纳为四点。

  一是延续“亚太再平衡”战略。特朗普执政以来,对奥巴马的TPP计划、医改政策等针锋相对,但对“亚太再平衡”战略未置一词,这意味着,特朗普将继承奥巴马政府这一军事遗产,通过增派航母、濒海战斗舰、“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隐形战机,提升美军针对亚太热点问题的介入能力。在南海,美军先进武器装备的现身,对中国进行骚扰和试探,观察中方反应,进而为制定“特朗普版”的“亚太军事战略”摸底探路。

  二是炫耀武力。美国仍然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具有他国难以比拟的强大军事力量。航母编队是美国重要的海空打击集团,在国际水域的巡航具有军事威慑作用。但这一点对我意义不大,在南中国海这么一个只有350多万平方公里的“澡盆大”的水域,我中远程导弹可以全域精确覆盖。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