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官之子引山东6亿土地纠纷 临沂多部门遭举报-

时间:10-17/2016 21:35 | 点击次数:

犯强奸罪、登财富榜、银行股东、上市高管……在山东“盗卖”他人土地的姚原、姚涌(姚涌)兄弟,有着异常传奇的人生。《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二人系原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姚秀发之子。

此前媒体报道,山东奥德城投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德城投”)向姚氏兄弟支付4.05亿元购买标的企业75%股权,却发现标的企业75%股权属于港商洪先生。在试图以诈骗报案未果后,奥德城投转而与姚氏兄弟串通,通过临沂仲裁委的虚假仲裁和法院的违法执行,将标的企业名下土地过户至自己名下。

其中,仲裁环节出现罕见隐瞒情节,临沂仲裁委业务科长刘伟因此被港商举报涉嫌枉法仲裁,当地法院则被指在执行环节“暗箱操作”,国土、规划部门亦存在明显违规。

不过,姚氏兄弟神秘面纱正在褪去,一系列司法文件显示,二人及名下多家企业,均因负债累累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且被限制出境。且姚涌在香港被颁布破产令,并被香港证监会处罚。2016年9月28日,香港联交所更公开谴责姚原在担任铭源医疗发展有限公司(股份代号233)执行董事及主席期间,违反《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

截至发稿时,临沂国土、规划、仲裁委、法院均未对本报采访作出正面回应。

小标:把玩地方龙头企业

让姚氏兄弟进入公众视野的,是不久前媒体曝光的一起六亿资产转移案件。

港商洪先生的六亿资产“消失”,姚原、姚涌兄弟以拿走4.05亿元成为最大赢家,而临沂龙头企业奥德城投支付了这笔钱,却一度无法获得任何回报,直到临沂仲裁委作出相关裁决。

“把不属于你的东西,卖给他人,却未受法律制裁,非常罕见。而且还在后期配合奥德城投,实现土地过户,简直神乎其神。”律师认为,姚氏兄弟涉嫌诈骗。

有趣的是,记者从临沂当地了解到,奥德城投也曾向警方报案姚氏兄弟诈骗,但最终却不了了之。此后,便有奥德城投与姚氏兄弟并利用实际控制的铭信置业公章签订三方仲裁协议,进而“秘密”签订三方和解协议、取得仲裁调解书,在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将铭信置业名下土地过户。

铭信置业系由境外企业显明公司设立,显明公司则由洪先生的Chinabase Holdings limited(BVI)占股75%,和上海的姚原、姚涌兄弟的MingYuan Holdings Limited(BVI)占股25%合资成立。

自2007年设立以来,洪建明投入数亿元,铭信置业获得临沂河东区500亩土地,随即启动开发。截至目前,已开发132亩,业主已入住。但2015年5月底,洪先生获知,临沂当地知名企业奥德城投,正在试图通过仲裁取得铭信置业名下未开发土地。

洪建明随即赶赴临沂,与律师一起调查原委。发现姚氏兄弟早在2014年即向奥德城投宣称其完全拥有铭信置业,从而向后者出让股份,并擅自将铭信置业列为这一股权交易的担保方。

奥德城投在发现无法取得股权后,便试图通过上述担保条款,将铭信置业名下土地转走,故而有了前述仲裁。而铭信置业公章等重要印鉴,过去由公司办公室主任张元钰专门保管,但张元钰向洪先生委托的律师确认,包括仲裁协议等处出现的盖章,均非其所为,其也未见过仲裁协议。

鉴于事态严重,且重要印鉴存在失控状态,洪先生便向仲裁委确认相关文书递送和签字确认规则,书面要求其今后递送相关文书时,必须送达指定律师处,以期知晓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随后又向法院发起请求确认仲裁协议无效,以期阻止奥德城投的企图,。

强奸犯的崛起之道

但此后奥德城投撤销仲裁,但却又以同一事实再次发起新的仲裁案,并迅速得到裁决,将铭信置业名下未开发的377亩土地过户。而这一过程中,洪先生并未收到任何告知,相关通知文件均未寄送其指定律师。

律师则证实,与前次核心事实完全一致的第二次仲裁,整个过程是在铭信置业土地“被”过户之后经多次努力调查后方获知的,临沂仲裁委有故意隐瞒之嫌。

媒体此前曾详细报道了仲裁过程,因其全程充满悬疑却异常迅速,因此被港商举报炮制假案,临沂仲裁委刘伟亦被举报枉法。

记者曾见到上班期间吃螃蟹的仲裁委人员刘伟,他出现在两次仲裁中,但他拒绝接受采访。而临沂仲裁委负责人则声称此事涉及商业机密,不便谈论,尽管记者强调此事诸多细节已由涉事企业向媒体曝光。

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奥德城投放弃以诈骗报案追究姚氏兄弟,却选择仲裁、法院、国土、规划这一复杂路径,显然有些舍近求远且会增加风险。但知情人透露,这或许与姚氏兄弟的身份背景有关。

而纵观整个事件,姚氏兄弟都是始终获益却了无损失的一方,且获益远大于投入。

姚原、姚涌兄弟,分别出生于1956年1月12日,和1957年6月12日。二人曾多次登上各类财富排行榜。其名下拥有上海铭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源集团”)等多家企业,涉及地产、医疗、食品、汽车制造、等多个领域,还用有上海黄浦江边的海鸼房餐厅(APEC会场之一)及图安蟹味馆、图安酒店等产业,其名下公司更是民生银行股东。

但在更早之前,姚氏兄弟中的姚涌曾一度因强奸罪获刑十年。

1988年10月6日凌晨,上海某宾馆保安部经理潜入1011房间,对女客魏某进行威胁,然后实施强奸。这位经理,正是姚氏兄弟中的弟弟姚涌。

上海市高级法院的一份裁定((89)沪高刑上字第41号)显示,1989年5月,当年32岁的姚涌,因入室强奸女客人,获刑十年。

而据《邓小平在上海过年》一文记载,1988年春节时,姚氏兄弟之父姚秀发,即已是上海市市委办公厅副主任。

知情人透露,由于姚涌在上海犯有强奸案底,为顺利取得香港身份,其申请去香港时利用其人脉资源,篡改出生日期,改名姚涌,英文名也从 YAO Yong 改为IU Chung,并对外称其身份特殊。

沪官之子陷多重困境

不过,现在姚氏兄弟拥有着庞大的商业版图。据工商资料显示,注册于1995年的铭源集团,其法定代表人即姚涌,姚氏兄弟分别出资3500万、2800万,另一股东曹全南则出资700万元。

铭源集团系民生银行股东,旗下另有铭源新能源、铭源工程技术、铭源地产、铭源广告等多家企业以及一家酒店。

此外,姚涌还担任上海数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数康生物”)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他还以另一名字姚涌担任上海康培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培医药”)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

其中姚涌医疗板块中在天津有一家名为“红鬃马”的企业。哥哥姚原则担任上海香特莉食品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而该企业的两大股东之一上海九百(集团)有限公司,则为上海静安区国资办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

这一国资背景更像是一种背书,当然,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上海,熟悉姚氏兄弟的人都知道,其父姚秀发系上海市委办公厅副主任。至今,姚氏兄弟还对外宣称原上海市公安局某领导系其靠山。经记者调查,该领导退休后在香港改名胡军,于2002年8月30日起担任铭源医疗执行董事。不过,这位领导目前还担任上海某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

姚氏兄弟曾一度在2015年登上新财富杂志500位富人榜,其以84.7亿元位列第200名。但也是在当年年底,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裁定限制姚原及姚涌(涌)出境。也是在同一年,姚涌在香港收到破产令--他曾是香港一家上市公司铭源医疗的高管及股东。

而据香港媒体报道,姚氏兄弟在担任铭源医疗高管期间,也因违反相关规定遭到罚款惩处。据香港联交所公告称:经铭源医疗于2016年5月20日召开的股东大会决议,姚原被免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及授权代表职务。香港著名律师林炳昌获委任为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授权代表。香港联交所谴责姚氏失职,数次涉嫌发布虚假交易,转移铭源医疗资金人民币4亿多元,掏空上市公司资产,导致铭源医疗去年因未通过审计已经停牌到现在已一年多了,新一届董事会正在努力追诉姚氏兄弟,维护铭源医疗合法权益,给投资者一个交代。

目前,姚氏兄弟的多个企业均陷入债务危机中,相关判决显示,除了与浙商银行等存在借款纠纷外,还存在金额甚巨的民间借贷问题。被“盗卖”资产的港商洪先生即在上海诉姚氏兄弟归还一亿多元借款。

同时持有香港和内地居民身份证的姚氏兄弟,似乎现在进退维谷,但在山东的这起夺走港商六亿资产事件中,却似乎顺风顺水。目前,港商方面已就公章等印鉴发起诉讼,另已将临沂仲裁委涉嫌枉法问题向相关部门举报。

截至发稿时,临沂国土、仲裁委、河东区法院均未对本报采访作出回应。而规划部门则简单回复称其行为并无不妥--早在规划变更之前,涉事土地即已被法院指令当地国土部门进行“分割“重新办理土地证,而规划变更公示则在这之后。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