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麦子们的故事

时间:08-09/2016 10:38 | 点击次数:

我喜欢叫我的学生们麦子。在我的眼中,他们和麦子一样,一茬一茬的,送走了这一届,又迎来下一届。现在,偶尔想起和他们相处的一些事,就禁不住会笑出声来。
那是一节历史课,那个班,是最调皮的一个班。每次给他们上课,我的心里就会发怵。那天,我进了教室,话入正题,在黑板上写课题时,感觉好像有人悄悄出了教室。我赶紧转身,环视了一下教室,发现有空座位,而且有一些麦子在窃笑,有一些则窥视着我的表情,看我怎么办。我慌了,上课中,如果把麦子丢了,可就麻烦了。我扔下粉笔,就往出赶,也顾不得教室里麦子们的嬉笑声。我慌慌张张跑下楼梯,刚要左拐,就看见刚跑出去的那个家伙,屁股下放一本书,靠墙盘腿坐着。我仔细一看,他居然双手合十,在阳光下闭目养神!我走过去说:“起来!回教室去!”他才睁开眼,看了我一下,很不情愿的站起来往教室走。我们一进教室,其他麦子们就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姚麦子更得意了,索性不去座位上坐下,在教室里溜达起来,还和其他麦子们打嘴仗。我瞪着他,看他要干什么。他看了看我,只是停止了嬉笑,并没有去座位上。我心想,先别理睬,看他想干什么,我还是上课吧。我转身往讲台上走。另一麦子一看老师不理,没戏看了,就说:“姚,跑!”刚上来那麦子又向前逡巡。我大怒,就向讲台下走去,可姚麦子看我走下了讲台,就在行道里跑起来,其他麦子们哄笑起来。我站住,气的脸都绿了,一把抓起一麦子的笔袋,想也不想,扬手就向姚麦子飞去,不偏不倚,犹如神助,正中姚麦子的前额,姚麦子吃了一惊,没料到我打的那么准,收起了嬉笑,摸着额头,坐到了座位上。其他麦子们也呆住了,整个教室里静悄悄的。我一言不发的走上去·······一节课终于完满结束了。
    课后,我把我的右手看了好久,别提有多么感激我的右手了。
    于是,我想,我是不是需要学习拳击,或其他的什么,目的不是暴打学生,而是必要时露一手,让那些麦子们乖乖的听课,不要尽想着欺负女老师。
一次上课,我让麦子们背文言文。一麦子很不耐烦,我提问时,他居然说:“老师,背这个有什么用?你就说哪些有用,我们背有用的!”其他麦子们听了他的话,也无限期待的望着我。我瞬间语塞。突然间,我脑子灵光一闪,有了主意。我郑重其事的叫李麦子,李麦子是本班佼佼者,问:“李麦子,2003年早餐你吃的什么?”李麦子莫名其妙,狐疑的说;“可能是馒头吧。”我继续问:“那天的那个馒头变成了你身上的哪块肌肉?你现在能找出来吗?”李麦子想了想,如实说:“不知道。找不出来。”“那你脸上的肌肉是你哪天吃的饭菜变成的?”“我不知道。”“那你长高了没有”“长高了呀。”我心里暗自发笑,让他坐下,然后对其他麦子们说:“就像馒头,和其它的饭菜,你们不必管当天你吃的饭菜会变成你身上的哪块肌肉,骨头,哪些血液,你们只管吃,结果,你们长高了,变重了。同样的道理,现在老师让你们背的记的如同你们的一日三餐,只要你们肯下功夫,总会变成你们身上的肌肉血液的。”李麦子和其他麦子们听了,心悦诚服的望着我。我双手一摊,说:“背吧!”于是,所有麦子们都起劲的背起来,一瞬间。教室里人声鼎沸。我转过身去,笑得无法自抑。
最另人捧腹的是阅试卷,麦子们的作文语句永远令人耳目一新,“我热得满头大汉······”(我们评曰:无法想象·······)“我浑身鸡肉酸痛·········(我们评曰:拿一块烤烤,不知是否会有鸡肉的香味?)”“我的老师吊走了,我们很难过······(我们评曰:你的老师很痛苦,怪不得你们难过·········)”“我妈妈很勤劳,它既要洗衣做饭,又要干农活·······”试卷阅完,老师们数优秀人数,有的老师称优秀学生为星星,数道:“一颗星星,两颗星星,三颗星星·······”我则暗自数:“一粒肥麦子,两粒肥麦子········”还暗自得意我的创意:及格的可称麦子,不及格的可称为瘪麦子,哈哈哈········
2004年担任班主任时,那个班里有个马麦子,张麦子,任麦子。第一天,看到马麦子,我就打了一个寒战。因为站在我面前的马麦子人高马大,头发根根倒竖,黑红脸膛,圆圆的眼睛,络腮胡子已初显规模。后来,我听说,他从小在新疆长大。我心里想:怪不得威武雄壮。哎呀,头疼!
    他们三个经常在一起,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例如,经常迟到,不交作业,不打扫卫生,不穿校服,经常需要我监督提醒,也只能规矩一阵,一段时间后,他们故态复萌,我为此大伤脑筋。
    一天,我买了香蕉,拿了一根给儿子,那时,儿子才一岁多。这时,校长领着这三个麦子来了。我一看,就知道大事不妙。果然,校长告诉我,这三个麦子曾多次在校外敲诈小同学,还把某班学生的书包扔到水坑里,他让我调查来龙去脉,并写出书面报告。我听了之后气不打一处来。校长走后,我把他们叫进来,气愤的说:“胆子大极了!说,都拿了谁多少?”这三个麦子个个低着头,一言不发。我更来气了:“都哑巴了?有胆子干,没胆子说了?想想你们做的事的性质,你们太令人失望了!平时对你们宽容又加,切切希望你们能遵规守纪,你们听到哪里去了?” 因为生气,我的声音高了许多,坐在床上的儿子从没听过我这么大的声音,一骨碌爬起来,叫着妈妈,向我走来,我回头一看,儿子走到床边了,我害怕他掉下来,就走过去,拉着他,转过身继续大声问这三个麦子,儿子妈妈妈妈的叫声我也没理,当我正说的起劲时,一根香蕉横空出世,塞到了我的嘴里,我大吃一惊,说不出话来,定睛一看,儿子举着半根香蕉,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惊惶的望着我。原来,我声色俱厉,训斥麦子们,连儿子都不理,儿子又急又怕,,只得用香蕉来塞住我的嘴巴,让我停下来。我恼怒的望了一眼儿子,本能的呸呸吐掉香蕉,回头一看,三个麦子正在偷笑。我瞪了瞪他们,打发儿子出去玩,然后站起来,可发现站起来的我还没有三个麦子高。我底气不足,想了想,就让他们出去,站在门前的台阶下面,我站在台阶上面,居高临下,才开始询问他们。
由于我经常干涉三个麦子的自由行为,三个麦子对我烦不胜烦。他们终于想出了一个出一口恶气的办法。那个学期末,这三个麦子联合了其他的四个麦子,商定在考语文时全考零分,让我难堪。可联盟没搞成,只有马麦子一个考了零分,其他麦子临阵倒戈,都认认真真做完了试卷。我知道后,先是生气,后来笑了。是呀,我怎么能和那些家伙去计较呢?
过去,和麦子们在一起,可以说是喜怒哀乐,味味俱全。如今回想起来,心里暖洋洋的。有麦子的日子,是一首歌,一首昂扬的歌,偶尔会有些调皮的音符,会影响这首歌的正常旋律,可如果我们用点心思去弹奏的话,这首歌的旋律是会回到正常轨道上的,而且将会是一首美妙动听的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