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男女,钢铁兄弟

时间:12-06/2018 21:04 | 点击次数:

塑料男女,钢铁兄弟

◎严优

【掰书记】

从前有两个好哥们儿,一个富豪,一个穷酸,虽然存在阶级鸿沟,但人家就是交情铁。穷酸想变富豪,所以出门做生意,把家小全部委托给富豪。富豪拍胸脯: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穷朋友出门几个月后,“米罄薪绝”,日子过不下去了,穷妻打发儿子去向富豪求助。我们以为要上演一出“管鲍分金”了,没想到,富豪鼻孔朝天说道:“以前我跟你爹开的玩笑也当真?你家人口多,都指着我,天长日久的,我就算有个铜山也给你们吃崩了。你们想别的辙吧。”穷儿子苦求不得,只能回家报告老妈。穷妻这才认清富豪的丑恶嘴脸,知道指望不上了。于是“举室愁对,计无所之”。

这时,富豪的老仆忽然拜访穷朋友家,与穷妻一起痛骂富豪背信弃义,又说求人不如求己,建议他们发挥针黹优长,卖绣活儿为生。没有本钱和物料没关系,老仆跟那些店家熟,可以先替他们赊来。穷妻大喜。就这样,穷朋友一家的女性齐上阵,妻、妾(穷成这样了人家还有妾)、女、儿媳等尽数投入刺绣事业中,绣好的东西全都委托老仆拿去卖,从此走上了衣食无忧的康庄大道。

古代故事里有关女性就业的内容很少,除了三姑六婆,绣工大概算是女性创造经济价值的正途。看到这里,我们开心地发现这是一个励志故事,穷朋友家的女眷们没有被困难吓倒,而是勇敢地迈出了自主创业、彰显个体价值的第一步。就像《温州一家人》里的母亲赵银花,没跟着丈夫去捡破烂,硬生生从路边摊起步开创出自己的纽扣帝国。

三年后,穷朋友赚到钱回来,见家室无恙,以为是富豪帮的忙。老婆怒道:“呸,你可拉倒吧!我们要是依靠他,早饿死扔沟里了!”听完老婆的前情回顾,穷朋友“忿不能遏”,去找富豪质问。读到这里我们不免又开心一分:据说正义可能迟到,但永不缺席。不能为兄弟插刀反而插兄弟一刀的人,且看今天兄弟如何去检查他的刀。

然而故事在此又来了个反转。富豪说:“朋友,你误会我了,你听我解释。我家老仆去帮你老婆出的主意,背后都是我的策划呀。我想着,你们家那些女同志年纪都不大,如果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很容易逸荡生事啊。不如让她们干点活儿,身心两方面都受到约束,没工夫瞎想。如果我不黑脸,她们觉得有靠山,干活哪会专注呢?此外,我又抬高了绣品的售价来利诱她们,使她们超负荷运转也不觉辛苦。朋友,咱们是铁磁,我才这般为你谋划,我这满腔赤胆忠心,你不可不察啊。”

经过富豪的剖白,故事从“插兄弟一刀”转到“千里送嫂”频道,还是满满的正能量。看到穷朋友一脸懵圈,富豪叫人抬来一个箱子:“朋友,你以为她们的绣品真有人出高价买?得了吧,都是我买的。你以为我是东方不败喜欢收藏这些绣饰?不,朋友,我留着它们毫无用处。你拿回去吧,哪天你闺女出嫁了,这就是她的嫁妆。”穷朋友这才彻底明白富朋友“用心之深,用情之挚”,不由与他“把臂痛哭”。

这个故事在我国南北流传甚广,大体都叫做《路遥知马力》之类的题目。表面上看,它是在歌颂钢铁一般的兄弟情:一个君子跨越阶级鸿沟爱他的哥们儿,替他着想,变着法子让他的家小丰衣足食。深一层看,它却向我们暗示了古人心中男女关系的“塑料”特质。富豪精心擘划的绣品工程,并非出于“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远见,而是出于男人对作为私有物的女人的不放心——她们一有机会必然“逸荡生事”,所以要用衣食的名义劳其筋骨。这也说明富豪跟穷朋友真是铁磁,所以操心才操得这么体己。

在更深的层面,我们还可以看到女性在职场的悲哀。我以为,“装满绣品的箱子”才是这个故事的终极反转。箱子的存在,粉碎了古代女性就业自立的幻想。女性经济地位的低下,不是因为她们不肯工作,而是因为她们的工作价值不能得到真正认可。对男性而言,倘若女性可以凭自己本事吃饭,他们建立在经济优势上的话语权就岌岌可危。箱子还回来,是男性对女性敲响警钟:别以为你们能挣钱了不起,我们逗你们玩呢。

我不知道穷女眷们得知真相后会不会恨那只箱子,认为是对自己职业技能的羞辱。不过在21世纪的今天,倒是有女性不仅不恨那只箱子,反而巴不得钻进箱子,变成那些可堪赏玩的绣品呢。这是何苦。

(原标题:塑料男女,钢铁兄弟)

    热门排行